首页
- 裁判文书- 裁判文书查询- 行政
(2013)甬慈行初字第19号 不服作出不予行政处罚决定
色调调节: http://fayuan.cixi.gov.cn 2013年08月19日

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2013)甬慈行初字第19

   

  原告茅利亚。

  被告慈溪市公安局。

  第三人张孝楚。

  原告茅利亚不服被告慈溪市公安局作出慈公行不罚字(2013)第12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的行政行为,于201347日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同日受理后,向被告送达了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因张孝楚与本案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本院依法通知其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于201342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茅利亚及其委托代理人茅桂荣,被告慈溪市公安局的委托代理人柯华俊、陈立通,第三人张孝楚的委托代理人张吉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33月19日,被告慈溪市公安局作出慈公行不罚字(2013)第12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认定201292日傍晚,张吉义和第三人张孝楚(系父子关系)因邻居原告家新建违章建筑门窗开向妨碍通行,再次来到天元镇潭南村茅家,在要求改正未成的情况下,两人将新安装的旧门窗强行拆下,但未造成明显损坏。事后,第三人和张吉义向原告道歉,并拿出了500元用于门窗修复。鉴于第三人违法情节特别轻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决定不予行政处罚。

  被告慈溪市公安局于2013年418日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依据:1.询问笔录(被询问人张孝楚)二份;2.询问笔录(被询问人张吉义)二份;3.询问笔录(被询问人茅利亚)二份;以上证据用以证明案件经过情况;4.治安案件调解笔录七份,用以证明案件调解情况;5.接警经过一份;6.现场照片5张;证据56用以证明案件现场情况;7.收条一份,用以证明第三人方支付款项用于原告门窗修复情况;8.情况说明一份,用以证明原告和第三人发生纠纷的原因;9.证明、方位图各一份、照片一张;10.证明一份;证据910用以证明原告违章建筑的情况;11.受案登记表一份,用以证明被告受理原告案件的事实;12.传唤证三份,用以证明第三人到案情况;13. 慈公行不罚字(2013)第1112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各一份,用以证明被告作出被诉行政行为的事实;14.送达回执一份,用以证明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已送达当事人的事实;15.人口基本信息资料九份,用以证明当事人及有关人员的身份情况;16.行政起诉状及所附证据材料,用以证明原告提起行政诉讼的事实;17.规范性文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九条、第四十九条,用以证明被告适用的法律依据。

  原告茅利亚起诉称:2012年92日,原告面临村道房子的门和窗被同村村民第三人张孝楚、张吉义父子砸坏,造成原告门框断裂、窗户玻璃破碎、窗框松散、门框、窗框旁砖头松动的后果。同时,第三人父子还禁止原告家在村道上通行。其行为不但存在故意毁坏原告私人财产之实,更严重损害了原告的道路通行权。因此,原告拨打了110报警。被告从受案到作出慈公行不罚字(2013)第12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共花了六个月半的时间,且该不予行政处罚决定所查明的事实与实际不相符合。本案事实是:一、原告所建造的房屋至今无相关主管部门认定为违章建筑。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或乡、镇人民政府是违章建筑的确认机关。被告无权确认原告所建造房屋为违章建筑。原告所建造房屋在没有城乡规划主管部门确定为违章建筑这一性质之前,受法律保护。二、原告所建房屋确实紧临村道。但村道宽足有2.8公尺。且原告所安装的门、窗均为朝屋内开向。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可以推定,原告房屋门窗的存在与否,对第三人的通行不可能构成任何妨碍。三、第三人父子是用榔头狠砸原告门窗的方式而非强行拆下的方式故意毁坏原告的门窗,造成原告门窗的严重损坏,给原告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四、第三人父子并没有向原告道歉,原告至今未收到第三人父子所谓的已经支付的用于门窗修复的500元赔偿款。综上,第三人父子纯属恶意欺压原告,其实施的故意毁坏原告财物行为对原告财物造成了破坏性的后果,已不属于情节特别轻微可减轻处罚或者不予处罚的情形。在公安机关处理过程中,原告多次拒绝调解。故公安机关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之规定对第三人父子作出行政处罚。但被告不但未按照该法第九十九条之规定在受案60天内结案,办案程序违法,相反,其作出的不予行政处罚决定充分体现了“为包庇第三人父子,被告扭曲事实、违法办案”这一事实。现原告诉请撤销被告作出的慈公行不罚字(2013)第12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判令被告依法处罚第三人。

  原告茅利亚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1. 慈公行不罚字(2013)第12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一份,用以证明被告所作不予行政处罚决定查明的内容不是事实;2.《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条、第四十九条、第九十九条,用以证明违章建筑并非由被告确认,对故意毁损公私财物的行为,如果没有达成协议,公安机关应当给予违法行为人处罚;3.照片11张,用以证明案件现场情况;4.原告申请本院调取的20129218时左右原告报警电话录音,用以证明被告受案登记表简要案情栏记载内容与原告报案陈述不符。

  被告慈溪市公安局答辩称:一、2012年92日傍晚,第三人张孝楚和儿子张吉义因邻居原告茅利亚家新建违章建筑门窗开向妨碍通行,再次来到天元镇潭南村茅家,在要求改正未成情况下,两人将新安装的旧门窗强行拆下,但未造成明显损坏。事后,第三人父子向原告进行道歉,并拿出了500元用于门窗修复。被告调查后,于2013319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对第三人作出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以上事实有第三人、张吉义的陈述与申辩、原告的询问笔录、慈溪市天元镇潭南村民委员会出具的情况说明、证明、收条、慈溪市国土资源局天元国土资源所出具的证明、调解笔录等证据证实。二、原告在行政起诉状中称“原告所建造房屋至今无相关主管部门认定为违章建筑”,但慈溪市国土资源局天元国土资源所已于20121127日出具证明认定。三、被告认为,此案系邻里纠纷引发,双方自行协商未成,第三人强行拆除原告新建房屋旧门窗,拆除的门窗外表无明显破损,结案前仍正常固定在原门窗框上使用。事后第三人父子认识到自己行为过激之错,愿意赔偿所造成的损失,同时将500元现金交到慈溪市天元镇潭南村民委员会,用于原告门窗维修。被告多次调解,但原告不接受,治安调解不成。鉴于此案之情况,被告于2013319日以情节特别轻微作出不予行政处罚决定。综上,被告对第三人作出的不予行政处罚决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符合法定程序,请求法院予以维持。

  第三人张孝楚未作书面述称,在庭审中称:因原告新建违章建筑门窗开向妨碍通行,第三人方与原告多次协商。2012年92日,在再次协商未成的情况下,第三人方一时冲动,拆下了原告的门窗。事后,第三人方已认识到自己行为的错误,多次当面向原告道歉,并拿出了500元钱进行赔偿。因为原告不愿意接受,故将钱交到了村里。请求维持被告所作不予处罚决定。

  第三人张孝楚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1.土地调换做路基协议一份,用以证明原告屋西道路狭窄,后来经第三人方与原告西邻调换自留地才将道路拓宽;2.慈溪市天元镇潭南村民委员会证明书一份,用以证明道路是第三人及其兄弟家出资所筑。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以下证据作如下确认:对被告所有证据,第三人均无异议。原告认为,被告所举证据中的大部分证据形成于2012年112日之后,已超过60日的法定办案期限,该部分证据不具有合法性。原告对被告证据3121415的真实性无异议,故本院予以确认。对被告证据12,原告认为部分内容不真实,第三人是砸原告房屋的门窗,而非拉门窗;原告门窗是开在自家围墙上,而非开在路上;原告也没有骂过第三人。本院认为,被告证据12能证明被告对案件开展调查的事实。对被告证据4,原告认为,2012925日对原告所作的笔录是后补的,该笔录没有原告签字,不予认可;笔录中记载的“拉掉”门窗与事实不符;同时该组证据能证明原告损失存在、第三人未赔偿原告以及原告拒绝调解的事实。本院认为,被告证据4能证明被告就原告和第三人之间的纠纷进行调解,但双方未达成协议的事实;该组证据也能证明第三人认识到自身行为的错误,并表示愿意赔偿原告损失的事实。对被告证据5,原告认为门窗无明显破损不是事实。原告对被告证据6拍摄的系涉案小屋无异议,但认为照片不是原件,且拍摄于201292日之后。本院认为,被告证据56,结合被告证据123以及各方庭审陈述,可以确认第三人于201292日将原告在建小屋门窗强行拆下,造成门窗一定程度损坏的事实。对被告证据7,原告表示其未委托村民委员会代收赔偿款,村民委员会收取第三人支付的500元钱,与原告无关。本院认为,被告证据7,结合被告证据4,反映出第三人愿意赔偿原告损失的态度。对被告证据8,原告认为老屋路不止原告屋西这条,该证明扩大了三户人家的通行权,且路权问题与本案无关。本院认为,被告证据8,结合当事人庭审陈述,能证明本案争议系因民间纠纷引发。原告认为被告证据9中的方位图和照片恰恰能反映涉案小屋西面为村道,原告系在原围墙上开门窗的事实,村无权确认违章建筑。对证据10,原告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且原告小屋至今未被确认为违章建筑。本院认为,被告证据910,能证明原告和第三人房屋的基本方位、被告进行调查以及原告建造涉案房屋未经相关部门审批的事实。原告认为被告证据11中简要案情的记载与原告报案内容不符,申请法院调取原告报警电话录音。对原告报警电话录音,被告和第三人均无异议。本院认为,被告受案登记表中记录的简要案情虽与原告报警陈述有一定出入,但上述两份证据可以证明原告向被告报案,被告予以受理的事实。原告认为被告证据13中查明事实部分与实际不符。本院认为,该证据能证明被诉行政行为的存在。原告对被告证据16无异议,但本院认为该证据形成于被诉行政行为作出之后,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原告证据1即被告证据13,本院认证意见同上。对原告证据3,被告和第三人表示是否是现场照片难以确定,但对第三人强行拆下原告小屋门窗的事实无异议,另第三人认为涉案门窗是原告从旧货市场买入,本身有无破损不清楚,且现在实际仍被安装使用。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照片与被告证据69中的照片吻合,能证明第三人将原告在建小屋门窗强行拆下,造成门窗一定程度损坏的事实。。因本案所涉案件系治安案件,原告提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的相关条文,不作为本案审理依据。原、被告提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条文,是现行有效的法律,应作为本案审理依据。对第三人提供的证据,被告无异议;原告认为第三人证据1与本案无关;证据2显示并非第三人出资筑路,而且即使出资筑路,也不能证明这条路就是出资人的。本院认为,土地使用权争议并非本案审理范围,但第三人所举证据,结合被告证据8,能证明本案争议系因民间纠纷引发。

  经审理查明,第三人老屋位于原告房屋西北方向。原告房屋西面道路是第三人出入老屋的必经之路。因原告未经批准搭建小屋,并在自家围墙上向西开门、开窗,第三人以原告门窗开向影响道路通行为由多次与原告交涉。2012年92日,第三人再次至原告家中交涉门窗事宜未果,遂与儿子张吉义将原告小屋新安装的门和一扇窗强行拆下,另一扇窗玻璃损坏。被告慈溪市公安局接到原告报警后,指派民警赶到现场进行处理,并于当日立案受理。因第三人损坏原告门窗的行为系因民间纠纷引起,被告多次开展调解工作。在调解过程中,第三人承认自己行为错误,并表示愿意赔偿原告损失。因原告不愿调解,致调解不成。第三人方将500元现金交到所在村民委员会,作原告门窗维修之用。被第三人强行拆下的门窗现仍被原告安装在小屋使用。被告经调查取证,于2013319日作出慈公行不罚字(2013)第12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以第三人违法情节特别轻微为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决定不予行政处罚。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条之规定,被告慈溪市公安局作为治安管理机关,依法具有处理本行政区域内发生的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行政职权。经对被诉行政行为据以认定事实的证据进行审查,可确认原告未经有关行政机关批准所搭建的小屋门窗被第三人强行拆下、造成门窗一定程度损坏的事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九条规定,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的行为系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依法应受到相应的处罚。但是,该法第五条同时规定,办理治安案件应当坚持教育与处罚相结合的原则,治安管理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本案中,原告未经有关行政机关批准搭建小屋,并在围墙上向西开门、开窗,第三人认为原告门窗开向影响道路通行而予以阻止,致纠纷产生;第三人实施损坏原告门窗行为后,已认识到自身行为错误,并愿意赔偿原告损失;被第三人强行拆下的门窗并无严重损坏,现仍为原告正常安装使用。综合考虑本案纠纷的起因、第三人的悔过情节以及第三人行为产生的危害后果等情况,被告以第三人违法情节特别轻微为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九条第(一)项等规定,决定不予行政处罚。该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被告在处理本案中违反了办理治安案件期限的规定,程序上存在瑕疵,应予指正,但该瑕疵尚不足以认定被诉行政行为违法。

  原告在诉讼中主张,被诉行政行为认定事实错误,被告无权确认原告所建小屋为违章建筑;原告小屋门窗朝屋内开向,未对第三人通行构成妨碍;第三人实施的是狠砸门窗的行为而非强行拆下的行为,对原告门窗造成了严重损坏;第三人未向原告道歉,原告也未收到第三人支付的赔偿款。对此,本院认为,被告虽非违法建筑的确认机关,但原告未经有权部门批准擅自建造小屋的事实清楚,且原告也没有证据证明该小屋系其合法建筑物。被告在调查过程中,就小屋性质征询过国土部门意见。被告在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查明事实部分直接表述“茅利亚家新建违章建筑门窗开向妨碍通行”,虽有不妥,但客观陈述了纠纷的成因,且该表述不影响案件的实体处理。至于原告小屋门窗的原朝向问题,有原、被告提供的相关照片为证,原告在庭审中亦确认系向西面道路方向开门窗。而第三人不论是以砸、推还是拉的方式,其行为都是强制性的,结果是门窗被拆下,故被告认定第三人父子将原告旧门窗强行拆下并无不当。被第三人强行拆下的门窗现仍为原告正常安装使用,说明原告门窗损坏并不严重。被告提供的治安案件调解笔录显示第三人已认识到自身行为的错误,并表示愿意赔偿原告损失。在调解过程中,第三人方已向原告道歉,并向所在村民委员会缴纳500元作原告门窗修复之用。以上事实足以说明第三人确有悔改表现。故原告提出的上述主张,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被诉行政行为并不违法。对原告要求撤销被诉不予行政处罚决定并依法处罚第三人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茅利亚要求撤销被告慈溪市公安局于2013年319日作出慈公行不罚字(2013)第12号不予行政处罚决定并依法处罚第三人张孝楚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茅利亚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在上诉期内凭判决书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大厅收费窗口预交上诉案件的案件受理费50元;如通过银行汇款,收款人为宁波市财政局非税资金专户,帐号为810060143738093001,开户银行为宁波市中国银行营业部;如通过邮政汇款,收款人为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室,汇款时一律注明原审案号。上诉案件的案件受理费未在上诉期限内预交的,应当在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预交,逾期不交,作放弃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周                  

  审                  

  人民陪审员  童    

   

   

  二○一三年五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岑 瑜(代)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