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法讲坛- 以案说法
浙江某建设有限公司诉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以承兑汇票方式支付工程款的司法审查进路
色调调节: http://fayuan.cixi.gov.cn 2017年04月27日

  王文艳、任才峰

  【要点提示】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以承兑汇票方式支付工程款的,不能仅凭收款方签订的收款收据及发票来认定是否构成有效付款,而应结合承兑汇票交易惯例、双方的交易习惯、逻辑推理和日常经验法则等因素综合认定。

  【案例索引】

  一审: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2015)甬慈民初字第68号(201578日)

  二审: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浙甬民二终字第535号(20151119日)

  【案情】

  原告(被上诉人):浙江某建设有限公司。

  被告(上诉人):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

  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8年815日,原、被告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份,合同约定:原告承建被告AC厂房工程,暂定价518万元;本工程付款形式以银行承兑,且承兑面额以小额为主;发包人不按约定预付工程款的,发包人应从约定应付之日起向承包人支付应付款的贷款利息,并承担违约责任,违约金按每日应付款的万分之五计;工程质量保修金为合同总价的3%,保修期满一年后七天内,归还结算总价的1%,保修期满二年后七天内,归还结算总价的1%。保修期满三年后七天内,归还结算总价的1%,全部付清,合同另对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成约后,被告按约付款,2008827日被告支付原告150万元;20081124日被告支付原告70万元,200956日、69日、93日,被告分别支付原告1 088 921元、50万元、50万元。2009911日,慈溪市建筑安装工程质量监督站出具了AC厂房工程质量监督报告办结证明,同年917日被告支付原告30万元。201027日,原、被告双方签订竣工结算书一份,确认AC厂房总造价为4 824 921元(包括保修金144 748元)。2011730日被告支付原告91 252元,被告合计支付原告AC厂房工程款4 680 173元。2010628日,原、被告又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份,合同约定:原告承建被告BD厂房工程,暂定价2 350万元;发包人向承包人按照合同约定的期限和方式(转账)支付合同价款及其他应当支付的款项,发包人必须凭承包人财务部门开具的收款凭证(收据或发票)将工程款项支付到合同约定的承包人账户内(承包人指定财务部门专人接收),收到金额以双方财务核定为准;本工程付款形式以银行承兑,且承兑面额以小额为主;发包人不按约定预付工程款的,发包人应从约定应付之日起向承包人支付应付款的贷款利息,并承担违约责任,违约金按每日应付款的万分之五计;工程质量保修金为一百万元,保修期二年满后七天内全部付清,合同另对其他事项进行了约定。成约后,原告按约施工,根据合同约定的款项支付方式,原告派人持已盖公司财务章的发票及收款收据至被告处要求付款,被告公司童某向原告所派人员交付承兑汇票,并要求其在付款凭单上签字。双方无争议的被告支付的BD厂房工程款项为2 090万元。20111013日,BD厂房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同年1118日,原、被告双方进行了工程结算,确认BD厂房工程总造价为2 350万元。上述原告已经支付的工程款均采用承兑汇票方式支付。翁某原系原告公司出纳,童某系被告公司财务总监。

  原告诉称:原、被告于2008年815日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份,约定由原告承建被告AC厂房工程,双方对合同价款、工程款支付方式、违约金等进行了约定。成约后,原告按约施工,后慈溪市建筑安装工程质量监督站于2009911日出具了工程质量监督报告办结证明。工程交付使用后,双方于201027日进行了工程结算,确认总造价为4 824 921元,除去被告已经支付的4 680 173元,被告尚欠原告工程款144 748元。原、被告又于2010628日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由原告承建被告BD厂房工程,双方对合同价款、工程款支付方式、违约金等进行了约定。成约后,原告按约施工,工程于2011927日经竣工验收合格。工程交付使用后,双方于20111118日进行了工程结算,确认总造价为2 350万元,除去被告已经支付的2 090万元,被告尚欠原告工程款260万元,故,被告合计尚欠原告工程款2 744 748元。后经原告多次催讨,被告拒不支付,致纠纷。诉请判令:1.被告即时支付工程款2 744 748元,并支付其中的144 748元自2012918日起、支付其中的160万元自2012928日起、100万元自2013104日起,均至实际清偿日止、按每日0.05%计算的违约金及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2.本案诉讼费、保全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答辩称:A、C厂房工程款已经付清,BD厂房工程款尚欠原告244 748元。

  【审判】

  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被告双方签订的两份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同应已成立且产生了法律效力,对双方均具拘束力。本案争议焦点在于:2012年612日付款凭单项下的号码为2554116021879314的金额合计为200万元的承兑汇票原告是否收到?是否构成被告对原告的有效付款?原告认为并未收到200万元的承兑汇票,该200万元不应视为有效付款,被告认为原告已经收到200万元的承兑汇票,该200万元应视为有效付款。慈溪法院分析如下:首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第二款的规定:“对合同是否履行发生争议的,由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被告主张其已经履行200万元的付款义务,应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现被告提供了翁某签字的付款凭单、发票及收款收据作为证据。根据合同约定及双方的付款习惯,原告凭已开具的发票及收款收据要求被告付款,由此可见,被告现提供的发票及收款收据并不必然证明其已经向原告支付了承兑汇票,且就该两张承兑汇票而言,发票的开具时间为2012611日,早于被告主张的付款日2012612日,故被告是否已经完成付款义务取决于付款凭单的证明力;其次,众所周知,不同于现金及转账支付,承兑汇票的支付方一般应留存对方签字或盖章的复印件并将该复印件入账,以此作为汇票已实际交付的凭据,以便今后发生争议时有据可查。涉案工程标的额高达两千多万,且均采用承兑汇票方式付款,被告未能提供承兑汇票复印件,明显违背通常的公司财务原则;再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如汇票到期被拒绝付款的,持票人可以对背书人、出票人以及汇票的其他债务人行使追索权。由此可见,承兑汇票记载事项对持票人票据权利的实现具有重要意义,被告主张其已经向原告支付了200万元的承兑汇票,却无法陈述承兑汇票的具体来源、出票人、付款银行及背书情况等票据记载事项,亦不能对此情况作出合理解释和说明,导致案件事实无法进一步查清。相反,原告陈述出于各自风险的防范,大额的承兑汇票交易时,双方均会留存承兑汇票复印件。原告也提供了双方无争议的被告交付的绝大部分承兑汇票复印件来印证该陈述;第四,经审查,证据A4中被告公司的两本财务账册里有与本案工程款无关的其他交易中的承兑汇票复印件,由此可见,被告在与其他公司进行承兑汇票付款时有留存复印件的习惯,本案标的额巨大,被告反而不留存复印件,与被告公司自己的交易习惯、做账方式相悖;最后,被告主张其已经支付200万元承兑汇票无非基于翁某在付款凭单上签字的行为,对此,翁某解释系应胡某要求先签字再由被告安排付款。经慈溪法院审查,在无其他证据证明童某确已向翁某交付200万元承兑汇票的情形下,翁某的解释具备一定合理性,不能排除翁某签字后而未实际领取承兑汇票的情况。综上,被告所举的付款凭单不足以证实其已经支付原告200万元承兑汇票,该200万元不应视为被告对原告的有效付款。同时,原告虽否认李某系其公司员工,但认可李某系工程介绍人,故李永军的领款行为构成表见代理,故2010728日付款凭单载明承兑汇票六张,共计金额300万元,现原告仅认可其中的五张,对另外一张不予认可,不符合常理。故慈溪法院推定原告已经收到了号码为07331257的金额为50万元的承兑汇票,且被告收到承兑汇票后并未向原告提出任何票据瑕疵问题,故该50万元应视为被告对原告的有效付款。

  综上,原告已经按约施工,工程也竣工验收合格,被告应按照合同约定支付相应工程款。经慈溪法院查明,被告尚欠原告工程款2 244 748元,慈溪法院对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尚欠工程款2 244 748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对其余工程款主张,不予支持。原告就欠付工程款同时主张利息及违约金,慈溪法院认为,被告拖欠工程款对原告而言造成的可预见的损失应为利息损失,从损失弥补的角度,原告可以实际损失为依据要求增加或减少违约金,经慈溪法院释明,原告选择要求被告承担应付款万分之五的违约金,慈溪法院予以准许,并结合合同约定的付款时间及保修金返还时间,认定被告应自2012918日起以144 748元为基数、自2012928日起以110万元为基数、自20131021日起以100万元为基数,均按日万分之五的标准向原告支付违约金。被告辩称原告存在工期延迟、工程质量存在问题,均未提供相应证据,慈溪法院对该辩称不予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浙江某建设有限公司工程款2 244 748元,以及以144 748元为基数、自2012918日起,以1 100 000元为基数、自2012928日起,以1 000 000元为基数、自20131021日起,均计算至款项实际清偿日止、按日万分之五计算的违约金;

  二、驳回原告浙江某建设有限公司其余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8 760元,由原告浙江某建设有限公司负担4 002元,由被告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负担24 758元,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慈溪法院。

  一审宣判后,被告不服提起上诉。

  被告上诉称:1.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实际已付工程款为23 400 000元。除浙江某建设有限公司承认收到的20 900 000元,及原审认定的由李某收取的500 000元外,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还于2012612日,以承兑汇票的形式支付了2 000 000元。上述2 000 000元分为两张,编号分别为255411621879314,且金额分别为1 000 000元,浙江某建设有限公司的财务人员翁某收到承兑汇票后,在付款凭单上签字确认并交付了收款收据和发票。翁某在付款凭单上的签字和浙江某建设有限公司的收款收据、发票,已经足以证明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完成了付款。原审有关“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提供的发票及收款收据不必然证明其已经向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支付了承兑汇票”的认定属分配举证责任错误,以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未留存承兑汇票复印件为由推定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未完成支付,缺乏依据。2.上述2 000 000元承兑汇票交付浙江某建设有限公司后,已由李某领取,并于第二日归还了李某向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的工程借款2 000 000元。3.原审法院援引《票据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要求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说清汇票的来源、出票人、付款银行及背书等记载事项,属适用法律错误。《票据法》第六十一条规定的是持票人在汇票到期被拒绝付款时可以行使追索权,并不因此而衍生出付款人应承担票据记载事项的证明责任。汇票的效力与支付情况,与当事人是否能陈述汇票记载事项无关。

  浙江某建设有限公司的答辩意见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一致。另认定,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自2012年613日起又成为争议承兑汇票(付款凭单项下的号码为2554116021879314)的持票人。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根据双方的合同约定和陈述一致的交易习惯,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提供的收款收据不足以证明浙江某建设有限公司已收到款项。根据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的自认,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在2012年613日起仍是争议承兑汇票的实际持票人,但未能说明上述承兑汇票的付款银行等重要信息,亦未能说证明上述承兑汇票是因浙江某建设有限公司的支付行为而回到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故对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的主张不予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承兑汇票作为一种款项支付方式,在建设工程施工领域较为常见,当事人也会在合同中特别约定付款方式为承兑汇票。但承兑汇票本身作为特定物,具有无因性、要式性、可追索性,故对承兑汇票付款的司法审查进路有别于一般的银行转账或现金支付。现结合本案做简要评析。

  一、使用承兑汇票付款的一般规则

  承兑汇票作为信用货币,到期付款方需无条件支付,故为降低信用风险,票据法规定承兑汇票为要式票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如汇票到期被拒绝付款的,持票人可以对背书人、出票人以及汇票的其他债务人行使追索权。由此可见,承兑汇票记载事项对持票人票据权利的实现具有重要意义,其形式和内容及流转必须符合票据法的规定,必要项目填写齐全,出票、提示、承兑、背书、追索等票据行为合乎规范。承兑汇票的支付方一般会留存汇票的复印件并将该复印件入账,并要求对方签字或盖章,以此作为汇票已实际交付的凭据,且便于此后票据承兑发生障碍时追索。

  二、承兑汇票付款的司法审查进路——仅凭收款收据和发票能否认定付款义务方履行了承兑汇票付款义务

  首先,要求付款方提供承兑汇票(或复印件)。根据一般的会计操作规范,付款方应将承兑汇票的复印件入账,作为付款实际发生的依据,以便于发生承兑风险时作为证据使用。故在审理过程中,应要求付款方提供承兑汇票(或复印件),确定承兑汇票的来源,审查其形式是否合法,内容是否准确,背书是否连续。与当事人的陈述是否一致。本案中,付款方无法提供复印件,但承办法官在审查付款方的账册时发现了与本案交易无关的承兑汇票复印件,可见付款方有留存承兑汇票复印件的习惯,本案标的额高达2000多万,却无法提供复印件,与付款方本身的做账方式相悖。

  其次,结合双方的交易习惯审查承兑汇票是否实际交付。在市场交易中,承包方先开票再由发包方付款的交易习惯并不鲜见,收款收据并非唯一的证明付款方已尽付款义务、收款方收悉承兑汇票的证据,还要结合双方的交易习惯审查。本案中,根据双方陈述一致的交易习惯,浙江某建设有限公司需将事先开具的收款收据或发票交给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后,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才交付承兑汇票。据此,浙江某建设有限公司签字确认收款仅仅是付款的第一环节,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在签收收据后交付承兑汇票,该付款行为才完成。因此,当双方对是否实际交付汇票发生争议时,应由负有履行义务的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承担举证责任,但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并未举证证实。

  最后,合理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本案被告的行为和陈述存在多处不合逻辑之处,例如: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不能提供讼争承兑汇票复印件,但其财务账册却留存其他交易中的承兑汇票复印件,此其一;被告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在一审时无法提供复印件,但在二审中又自认其系讼争承兑汇票的持票人,此其二;被告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作为持票人,更有条件说明承兑汇票的流通情况,以证明其履行了付款义务,但其拒不作出合理解释此其三。因被告浙江某电器有限公司上述不合逻辑的行为,导致相关事实无法查清,故只能作出对其不利的认定。

  综上,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以承兑汇票方式支付工程款的,不能仅凭收款方签订的收款收据及发票来认定是否构成有效付款,而应结合承兑汇票交易惯例、双方的交易习惯、逻辑推理和日常经验法则等因素综合认定。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