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队伍建设- 法院文化- 司法调研
涉众经济犯罪案件追赃难问题及对策
色调调节: http://fayuan.cixi.gov.cn 2017年07月04日

涉众经济犯罪案件追赃难问题及对策

叶胜男、徐杰丰

    内容摘要:涉众经济犯罪案件的追赃问题,政治性强,影响面大,涉案人员众多,利益格局复杂,事关社会稳定大局,特别是近两年涉众经济犯罪案件呈高发态势,使得追赃难这个问题更加凸显。为深入揭示涉众经济犯罪案件追赃难,本文试从一基层法院近几年的涉众经济犯罪案件入手,并选取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拒不支付劳动报酬、合同诈骗、诈骗四种类型案件,分析说明追赃难的特点,并总结出前期控制较弱导致法院执行难、执法打击不及时导致损失大和涉众面广、“先刑后民”理念导致财产执行力度不足、公检法机关协调配合尚有不足等影响追赃难的原因,并针对性地提出树立打击犯罪与保护财产并重的理念、增强刑事案件审执兼顾的理念、增加被害人救济渠道、完善公检法的联动机制的对策,以妥善地解决追赃难的问题。

  关键词:涉众经济犯罪  追赃难  

  所谓刑事追赃,是指司法机关在刑事诉讼中依法追缴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或者责令退赔,并将其返还被害人或者予以没收的司法行为。[1]根据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人民检察院扣押、冻结涉案款物工作规定》等法律法规的规定,公、检、法三机关都有追赃的权力和义务,特别涉众经济犯罪案件的追赃更值得司法部门的重视。对于涉众经济犯罪案件,法院不仅财产执行难,而且还是涉诉信访的“重灾区”,因大部分案件涉案金额巨大、被害人众多,且被害人往往损失大、期许高,在要求退还损失方面具有高度的利益一致性,许多要求全额退赔经济损失,甚至部分要求支付利息。因此,法院在处理此类案件的过程中维稳难度大。涉众经济犯罪案件因被害人众多,且该类案件发展具有“滚雪球”效应,随着犯罪的持续,卷入的人数和资金会如雪球般越滚越大,作案持续时间越长,赃款追回难度越大,追回比例也越低。[2]为揭示此类犯罪追赃难的规律,笔者对2012年至20165月该市法院办理的涉众经济犯罪案件中追赃问题进行调研分析,并针对此类案件追赃难的特点、原因提出相应对策。

    一、涉众经济犯罪案件概况

  2012年至2016年5月,该市法院共审结涉众类经济犯罪案件共计26件,分别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33人;合同诈骗案件22人;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件1619人;诈骗案件557人。(详见图表一)此类犯罪严重扰乱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危害社会诚信机制构建,受害人众多,损失较大,尤其对于追赃问题处理稍有不慎,极易影响社会稳定,追赃难是此类案件的最大特点。

  图表一:涉众经济犯罪案件的概况

  

  (一)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追赃难

  首先,该市法院审理的3件案件中,被告人均为企业主,通过承诺支付高利息为诱饵,向社会上不特定的人吸收存款,同时将存款用于出借赚取利息差或者企业扩张。这些案件受害人人数众多,该市法院审结的3件非吸案件中,被害人最多的高达110余人,同时被害人涉及较广,比如有些被害人本来就是亲戚、朋友关系,再通过熟人介绍来的亲戚、朋友等人,甚至有些是向社会闲散人员借款或者筹集而来,所以受害人数就可能存在指数级扩大效应;其次,涉案数额巨大,最高金额达6530余万,约定的利息也较为高昂,利息最高可以达到15%的月利息;追赃率极低,扣除案发前已经归还的赃款,最高也仅达35%。借款多数无法归还,社会影响极大,容易造成不稳定因素,比如在徐菊芬非吸案件中,被害人在得知被告人徐菊芬逃匿后,纷纷跑到被告人徐菊芬的厂房里搬走机器设备,因前来厂区的人数众多,故被告人家属报警,场面一时混乱,险些失控,给公共安全带来隐患。最后,此类案件从开始到案发通常有个较长的过程,被告人在刚开始吸收社会人员存款时,被告人经营的企业能够正常运行,足够支付利息,但是随着规模的扩大以及资金风险的加大,脆弱的资金链极易断裂,加之被告人通过各种手段或高额利息诱惑,吸收社会资金,拆东墙补西墙,利滚利,最终资金链断裂,导致无法偿还借款。徐菊芬案中,被告人徐菊芬的朋友或者客户到银行去贷款,让她作担保,后来贷款无法还钱,银行让作为担保人的徐菊芬偿还,其只好向社会上借钱去还贷款履行担保责任。被告人还存在侥幸心理,因为贷款还进去之后银行答应可以马上再贷款,其就大胆地向社会人员借钱的,支付的利息也比较高。被告人认为周转期间没有几天,可是其没想到银行贷款审核时间长,而社会出借的“高炮”利息数额就比较大。循环下去,利息的数额就越来越大。后来被告人徐菊芬实在不能支撑下去,其就选择了潜逃。余维寅、张利达案件中,两被告人均为通过高额利息吸收存款后,再高额利息出借给他人,赚取利息差,一旦无法收回欠款,资金链就完全断裂,无法归还之前的借款及利息。直至案发,被告人往往已经支不抵债,导致追赃极为困难。(详见图表二)

图表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追赃难

  (二)合同诈骗案件追赃难

  该院审结的2件合同诈骗案件中,被害方均为公司。此类案件被告人采用虚构单位或部分履行合同等手段,骗取对方公司信任后,逐步骗取货物,并将收到的货物低价出卖,部分支付给被害公司作为预付款,剩余部分占为己有挥霍。值得注意的是,这两起案件被告人都是针对不特定对象实施诈骗,因此被害单位往往分布较为分散,地域跨度较大,这和被告人存心隐瞒其真实财务状况的心理有关,地域距离可以使得被害单位无力调查其真实背景,从而上当受骗。一旦案发,被告人即关闭一切通讯设备潜逃,被害单位距离较远,故只能报案,案发地的公安机关也要跨地域侦查,给后续案件侦破及追赃带来较大困难。陈焕波合同诈骗案件中,被告人是有正常的公司经营的,但是因为公司经营不善才采取诈骗方式扭转亏损局面,而来云合同诈骗案件中,被告人根本没有正常的公司经营,从始至终都是为了骗取钱财而实施非法手段敛财,这也是合同诈骗案件中值得我们注意的,因为被告人往往会以正常的公司经营活动掩盖自己诈骗的真实目的,混淆视听。最终,这些案件的被告人一旦得手,均将钱款用于挥霍,被害人很难追回赃款。虽然该法院的两件案件追赃率尚可,但这与该院的审理方式及大量的调解工作有关,也势必花费大量的工作时间及精力,司法资源浪费严重。(详见图表三)

图表三:合同诈骗罪追赃难

  (三)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件追赃难

  2012年至2016年5月,慈溪法院共审结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件16件,其中单位犯罪2件,涉及拒付工资总共557.69万元,追赃286.1万元,被害人462人,政府垫付工资72万余元,被害人均为社会弱势群体,一旦讨薪无望,很有可能走向极端,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其中就有1起员工跳楼的极端讨薪事件。此类案件主要是因为被告人或者被告单位经营不善,导致公司无法支付工资,而被告人或者被告单位以逃匿的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且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劳动报酬。追赃难也是因为被告人因经营不善,已无财产可以执行,且潜逃至外地,给案件侦破带来困难。证据收集难、立案阻力大是首先面临的两大难题,其中农民工维权水平低层次、证据保管意识薄弱等问题加大了公安机关收集欠薪证据的难度。欠薪问题复杂,其中涉及违法分包、层层转包问题,更存在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相互纠缠,不易区分的难题。在将涉嫌犯罪的案件移交给公安部门时,劳动监察部门会慎之又慎。虽然许多案件已达到刑法所规定的“数额较大”的标准,但若将此类案件都移交给公安,可能导致劳动部门责任的弱化,加大问题解决成本。[3]所以在将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移交司法机关之前,向劳动监察部门投诉和请求仲裁是农民工的必经之路,只有当欠薪者拒绝执行劳动部门所做的责令改正决定时,才会将案件移交。这类案件移交到公安侦查阶段后,还需经检察院审查起诉、法院审判等多个环节,这很可能拖上大半年,而农民工等不起,追赃从而难上加难。(详见图表四)

图表四: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追赃难

  (四)诈骗案件追赃难

  诈骗案涉众类案件共5件,涉案共金额381.6万元,追赃1.4万元,被害人215人。有些是因为生意亏损、经营不善等原因无力偿还债款及利息,后被告人编造做生意、办厂需要资金等借口,以高额利息等为诱饵,向他人骗取钱财;有些以“明借实骗”等方式,骗取钱财;最为典型的是该院审结的3件“酒托”案件,涉及的被告人人数众多,且分工严密,属于团伙性犯罪。该案中的被告人通过租赁茶座,并通过网络“键盘手”拢络网友,约至茶座与事先安排好的“酒托女”见面,用低档酒冒充高档酒骗网友高额消费,涉及被害人众多。此类诈骗案件追赃较为困难,被告人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很多被骗的的钱财要么用于填补先前经营漏洞,要么用于个人挥霍,追赃率非常低。同时该类诈骗案件作案时间较长,随着犯罪时间的延续,犯罪分子所挥霍、消耗的资金、支付的利息以及运营的成本等也会不断增多,形成“黑洞”效应,使得骗得的资金消耗殆尽,使得造成的损失不断扩大。当案件规模发展到特别庞大时,追赃就变得极为困难了。(详见图表五)

图表五:诈骗罪追赃难

  二、涉众经济犯罪案件追赃难的原因

  (一)前期控制较弱导致法院执行难。

  追赃工作最重要的环节还是前期的侦查阶段,对损失的挽回具有决定意义。按照目前经济犯罪案件的一般退赔程序,往往在对犯罪分子定罪量刑、赃款赃物确定工作完成后才进行被害人损失的退赔工作。而在办该类案过程中,最易控制赃物的环节在侦查阶段,但因确认工作要在审判阶段进行,为避免工作失误,侦查机关在查控赃款时十分谨慎,这就给犯罪份子留下了转移财产的时间,从而影响后续追赃工作。

  (二)执法打击不及时影响案件损失和涉众面

    涉众经济犯罪案件发展容易超出控制,如同“雪球”越滚越大,随着犯罪行为的持续、作案持续时间的延长,卷入的人数和资金会越来越多,赃款追回的难度会越来越大,追回比例也会越来越低,主要是因为被告人所消耗、挥霍的资金等成本也在不断增多。比如该院处理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从群众举报,侦查机关发现端倪,直到最终案发,都要经过较长时间,往往最后被告人的资金链断裂,涉案金额累计巨大,案件规模也发展到特别庞大的程度,因此对于此类案件,执法机关应当趁早打击,及时取缔,才能真正保障人民群众利益,维护社会稳定。

  (三)“先刑后民”理念导致财产执行力度不足

  先刑后民是我国司法实践中的一个“惯性思维”。如侦查机关将涉案赃款赃物查封、冻结后,按照法律规定有妥善保管的职责,在法院未明确定,赃款难以发还被害人情形下,侦查机关能否像法院执行部门那样采取适当的民事手段,维持涉案资产的正常经营,甚至取得相当营利,为后续执行工作奠定物质基础,这些都值得探讨。在一些涉众经济犯罪案件中,被告人名下企业、资产被冻结、查封后,其正常的民事活动也停止了,本来通过正常经济往来可以营利,反而在案件最后处理时牵涉到违约金、定金返还等新增民事债务问题。

  (四)公检法机关协调配合尚有不足

  对于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的办理,目前更多依靠公检法三家的临时协调配合,在被害人财产损失或者赃款赃物的确定和保全方面尚无统一规范,更多依照各机关职能行使职权,这又决定了各机关对涉案财产控制方式、力度不同,衔接困难。公检法在赃款赃物的保全责任、移送程序、财产处置等没有统一明确的规定。

  三、涉众经济犯罪追赃难对策

  (一)树立打击犯罪与保护财产并重的理念

  前面提到的,办案机关在办理此类案件时,由于重打击罪犯,轻财产查控。因此,针对此类案件的特点,应将工商、税务等行政机关对财产的控制纳入财产保全这一体系中。高度关注犯罪分子转移财产行为,并参照民事诉讼法诉前财产保全的各项规定,将财产保全的理念贯穿刑事侦查、审查起诉与审判的全过程。在侦查、审查起诉和审判等各个环节,不能仅仅对侦查部门移送赃款赃物进行控制或处理,还要尽可能多地查控犯罪分子所有和转移的财产。对此,一要建立预审时财产申报与登记制度。借鉴民事执行程序中被执行人财产申报制度,要求涉众型经济犯罪的嫌犯在公安预审时就应如实申报全部财产情况,侦查机关依据申报详查不法分子资金流向,做好财产查控及登记工作。可将被告人的财产申报情况作为其认罪态度的一部分,在量刑时予以考虑。二要引进财产监管托管制度。对于涉众型经济犯罪,对犯罪分子名下财产进行监管托管应贯穿刑事侦查、审查起诉及审理始终,形成制度化。特别是在侦查阶段就对犯罪嫌疑人名下应托管资产依法进行托管,一方面保证涉案财产保值增值,另一方面避免出现犯罪嫌疑人及她家属转移财产等行为,最大限度地保值增值涉案资产。

  (二)增强刑事案件审执兼顾的理念

  目前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在由刑庭移送执行庭过程中,存在赃款赃物不明确、执行信息不够完整准确等问题,执行过程中有时审执部门沟通不畅。因此,一要在刑事审判过程中明确赃款赃物,确保执行信息的准确性。在刑事判决书的制作上,应对赃款赃物的认定更加明确,或者在刑庭移送执行过程中,进一步明确相关执行信息。二要案件移送执行时,承办法官应尽快开展财产查控与确认工作。三要防范一些当事人或案外人假借善意第三人之名,把自己利益最大化而损及其他权利人利益的行为。四要对重大、复杂的涉众经济犯罪案件的善后处理工作应适时召开推进会、协调会。

    (三)增加被害人救济渠道

    在涉众经济犯罪案件中,被害人的主要诉求是挽回经济损失。在刑事侦查过程中,有一部分被告人还是拥有一定的经营性资产以及司法机关控制之外的财产,且被告人家属也愿意做出一些退赔。因此在一些案件中,被害人和被告人之间,在经济补偿上可能存在和解的基础。此外,刑事追赃途径较为单一,并且对被告人非现金资产和财物,也只能通过拍卖的方式变现,有时候难以合理体现经营性资产的价值。因此,在查办此类案件中,可以多途径通过在政府部门或者司法机关主导下,进行被害人和被告人和解,为被害人挽回更多的损失。检察机关也可以从维护被害人利益出发,重视被害人的合理诉求,尽力帮其挽回损失,做好不捕不诉案件的释法说理工作之外,还要及时将被害人诉求反馈给有关部门,力求和其他部门形成维稳合力。

  (四)完善公检法的联动机制

  公检法各机关制度不同,职能不同,导致对被害人财产的保护分工不同,缺乏强有力的联动机制。特别时涉及到民刑交叉时,更要较强联系与交流。比如部分被害人已起诉到法院,法院正在审理过程中,或者已经进入执行阶段时,财产分配问题等,三家机构应及时召开联席会议,尽可能地做好追赃维稳工作。对于特殊重大案件,可以抽调公检法各精英人员进行协办等。因此,一是要提高认识,建立完善的联动机制。确保案件在查办过程中能综合考虑,减少因缺少沟通导致对被害人追赃不均或者不及时而导致群体性事件。二要各机关统一财产举报奖励制度。目前,在刑事案件中主要对犯罪嫌疑人的线索举报进行奖励,在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中,也可以根据案情需要,对犯罪嫌疑人的不法财产或个人财产进行举报奖励,努力搜集犯罪分子的财产线索,鼓励受害群众或其他群众查找赃款赃物。三要适当引入先予执行制度。尝试对涉众型经济犯罪的被害人先予执行,先予返还。部分案件被害人因犯罪分子犯罪行为经济利益严重受损而生活陷入困境,如不予以先行发还部分损失,后果将十分严重。且此类案件迁延时日较长,可视具体情况先行发还特定被害人部分损失。当然在最终的执行中应按照刑事判决书确定的内容,保证与被害人利益的平衡。



[1]费雄雄:《我国刑事追赃的实务困境与制度完善—以法院追赃活动为视角》,载《法治论丛》20117月版,第20卷第4期,第1页。

[2]傅强、王吉霞、闫佳楠、张鹏:《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的调研分析》,载《人民检察》2011年第5期。

[3]章建军:《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初探》,载《中国刑事法杂志》2012年第4期。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