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法讲坛- 以案说法
谢某诉徐某、黄某买卖合同纠纷案——特定物交易中欺诈行为的认定
色调调节: http://fayuan.cixi.gov.cn 2018年02月12日

  民三庭  徐榕

  【裁判要旨

  在古玩特定物交易市场,存在着“买卖全凭眼力,真假各安天命”的行规,因此,交易双方对该类特定物的材质等产生一定程度的误判,不属于欺诈。

  【案例索引】

  一审: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2015)甬慈商初字第1072号(2015827日)。

  二审: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浙甬商终第1284号(2016310日)。

  【案情

  原告(上诉人):谢某。

  被告(被上诉人):徐某、黄某。

  原告诉称:2014年4月,原告经被告黄某介绍,与被告徐某相识,被告徐某向原告推荐了一件明末清初的翘头案,声称材质为黄花梨,一对清朝时期雕龙装饰柜,声称材质为小叶紫檀。因原告不懂红木,对翘头案材质及年份无法辨认,故双方并未成交。后经被告黄某多次撮合,20147月双方最终谈妥翘头案为750万元,一对雕龙装饰柜为320万元,被告徐某将翘头案、雕龙装饰柜送至原告公司内。2014814日,原告将70万元付至被告徐某账号,1 000万元付至被告徐某指定的谢文秀账号(其中500万元为承兑汇票,4 885 000元为银行转账,扣除了500万元承兑汇票的贴息费用115 000元)。201412月底,经销售红木的人察看,认为翘头案及雕龙装饰柜材质有问题。20152月,原告致电被告徐某,被告徐某坚称材质没有问题。20154月原告委托国家林业局林产品质量检验检测中心对涉案的翘头案及雕龙装饰柜进行鉴定,鉴定结果为所用木材为红酸枝,并非被告徐某、黄某声称的黄花梨及小叶紫檀。被告徐某、黄某存在欺诈行为,导致原告产生重大误解。现原告诉请判令:1.撤销原告与被告徐某之间的买卖合同,被告徐某立即返还原告10 700 000元,被告黄某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2.本案诉讼费用由二被告承担。

  被告徐某辩称:第一,被告徐某、黄某不存在欺诈行为,原告诉称事实和理由与实际严重不符。被告徐某未向原告承诺过涉案家具的材质、年份等,双方也未就材质达成任何约定,系原告现场察看后达成的现货交易。在原告现场察看时,被告徐某告知原告,涉案家具系其从别处抵债2 800万元所得。由原告夫妻现场察看后,案外人项志峰出面表示原告愿意购买涉案家具,但提出以物换物,交易时额外补给被告徐某70万元;第二,被告黄某不是本案适格被告。涉案交易发生在原告与被告徐某之间,被告黄某从未参与,也并非涉案交易的介绍人;第三,涉案交易物属于特定物的实物交易。特定物具有独一无二、不可替代性。原告夫妻现场查验过涉案标的物,确认以涉案标的物现状购买,系真实意思表示。被告徐某完全依照原告查验时的状态交付了涉案标的物,履行了合同义务;第四,涉案标的物属于古玩藏品,应遵循特殊交易习惯,“藏品当面验货,售出概不退货,货款两清,风险自担”;第五,古董家具收藏品的艺术价值没有法定的计算方式和国家强制标准,买卖价格完全在于买受人和出售人对该物件的主观判断,只须双方达成合意即可。

  被告黄某辩称:同意被告徐某第二、第三、第四、第五项答辩意见。另提出以下答辩意见:第一,被告徐某拥有涉案家具的来源合法,买卖双方不存在欺诈和重大误解;第二,原告提供的《检验报告》不能充分反映涉案家具的收藏性、稀缺性、保值性。故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慈溪市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与被告徐某于2014年4月经人介绍相识,后原告及其妻子谢爱凤在被告徐某处察看了1件翘头案及2件雕龙装饰柜。20147月,原告与被告徐某确定1件翘头案交易价为750万元,2件雕龙装饰柜交易价为320万元,合计1070万元,被告徐某将上述物品送至原告处。2014814日,原告通过其妻谢爱凤银行转账汇款被告徐某70万元。2015427日,经原告委托,国家林业局林产品质量检验检测中心(杭州)出具检验报告两份,结论为翘头案所用木材为红酸枝(Dalbergia sp.),隶属蝶形花科(Fabaceae)、雕龙装饰柜所用木材为红酸枝(Dalbergia sp.),隶属蝶形花科(Fabaceae)。

   

  【审判

  慈溪市人民法院认为:原、被告买卖的标的物为翘头案及雕龙装饰柜,系特殊商品,在无任何参考标准的情况下,实物察看往往是确定是否交易的根本途径,相应的交易风险就由双方自行承担。本案原告与被告徐某在交易过程中,原告通过现场查验物品,双方确定价格,原告确认购买,被告徐某上门交货,原告以物换物及补差价方式支付款项,双方虽未签订书面协议,但口头的买卖合同已成立、生效并履行完毕。从原告与被告徐某磋商、缔结、履行合同的情况来看,均体现了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由此产生的所谓交易风险理应由原告及被告徐某自行承担。原告诉称两被告在交易时存在欺诈行为,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同时,原告亦无证据证明与被告黄某之间存在法律关系。原告诉请撤销与被告徐某之间的买卖合同,被告徐某立即返还原告10 700 000元,被告黄某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一百零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谢某的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原告谢某不服提出上诉。谢某上诉称被告徐某、黄某在交易过程中存在欺诈行为,原审法院判决无事实与法律依据,请求依法改判。被上诉人徐某、黄某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谢某与徐某之间的买买标的物为特殊商品,在双方当事人对相关权利义务未作出明确约定情况下,双方应遵循该特殊商品的交易习惯。原审判决对该商品的性质及相关交易习惯已作认定,双方当事人对此均未提出异议,本院对此亦予以确认。本案各方当事人的主要争议在于徐某、黄某在涉案买卖标的物时是否存在欺诈行为。对此,本院认为,从谢某主张的构成欺诈的事由看,谢某与徐某进行涉案买卖标的物是并未签订书面协议对标的物材质进行约定,而各方当事人就买卖交易过程中是否告知谢某合同标的物材质的陈述并不一致,综合谢某举证情况,无法认定谢某与徐某就标的物材质进行了约定。同时,原审法院根据相关证据及事实认定涉案标的物系徐某才案外人抵债所得、来源合法并无不当,认定该标的物已经验收交付亦无不妥。至于涉案标的物买卖的支付方式,与本案并无直接影响,故本院对此不作认定。综上,谢某主张徐某、黄某在涉案买卖标的物时存在欺诈行为并无事实依据,其上诉理由难以成立,本院对其上诉请求不予支持。原审法院认定基本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在特定物交易过程中是否存在欺诈行为。

  一、物的分类

  物的种类一般分为种类物特定物。所谓种类物是指性质、种类相同,即具有共同的物理属性和经济意义的物,它们之间具有共同特征,用品种、数量、质量、规格,即通过度、量、衡加以确定的物。种类物经过选择、购买、给付可以特定化而成为特定物。特定物是指自身具有独立的特征,或者被权利人指定而特定化,不能以其它物代替的物,包括在特定条件下独一无二的物和从一类物中根据民事主体的意志而特定化的物。特定物具有自身单独的特征,如一幅古画或一件古物等。

  二、特定物的交易习惯

  本案中谢某与徐某买卖的标的物为翘头案及雕龙装饰柜,系特定物,该类商品主要是用于装饰、鉴赏,满足收藏者精神层面的某种需求,商品的产地、性能、质地、年代等在未经相关权威机关或专家的鉴定之前,均是不确定的,该类物品并无国家或行业指导价,其交易价格往往是由交易者个人对标的物的认可或喜好程度并同时参考市场认可度决定的。在无任何参考标准的情况下,实物察看往往是确定是否交易的根本途径,相应的交易风险就由双方自行承担。

  三、当事人在交易过程中是否存在欺诈行为

  (一)合同标的物来源是否合法。综合原、被告、案外人在庭审中的陈述,及公安询问笔录中的陈述,能够互相印证合同标的物系被告徐某从案外人潘洪达处抵债所得,来源合法。

  (二)原、被告是否对标的物材质进行约定

  原告与被告徐某、黄某就买卖交易过程中被告是否告知原告合同标的物材质意见相左,结合案外人王文学陈述,无法认定在本案买卖交易过程中,原告与被告就标的物材质进行了约定。原告提供的检验报告虽证明了合同标的物的材质,但因无证据证明原、被告在买卖交易过程中就材质进行了约定,故原告提供的检验报告据以反映的事实不能直接证明原告诉称被告在买卖交易过程中存在欺诈行为。

  (三)合同价款及支付方式如何确定

  原、被告对合同标的物最后商定交易价格共计1 070万元均无异议。综合询问笔录、原、被告在庭审中的陈述,可以推定在本案交易过程中,原、被告采取以物换物及补差方式,即被告徐某以合同标的物翘头案及2个雕龙柜子换取一幅价值1 000万元的古画及70万元补差。该古画系案外人谢文秀通过案外人项志峰介绍向被告黄某购买,价值1 000万元,后谢文秀将该画退还至黄某处,黄某未将1 000万元退给谢文秀。合同标的物交付完成后,原告谢某将    1 000万元支付给案外人谢文秀,70万元支付给被告徐某。

  (四)合同标的物如何验收及交付

  综合原告与被告徐某确认的2014年7月被告徐某将合同标的物翘头案及2个雕龙柜子送至原告公司的事实,可见,合同标的物已经过原告谢某夫妇验收并交付。

  综上,本案标的物来源合法,原、被告交易时未对标的物材质进行约定,以1 070万元交易价通过以物换物及补差价的方式进行验收交付。原告对被告徐某在交易过程中具有欺诈行为的证明未能排除合理性怀疑,难以确信原告主张的被告徐某在交易过程中存在欺诈事实,故对原告诉称被告存在的欺诈行为不予认定。

   

   

  (一审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徐斌;代理审判员潘国锋;人民陪审员陈建敏。案件主审人:徐斌

  二审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胡曙炜;审判员叶剑萍、方资南。)


】【打印】【关闭】【顶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